为何过年有人拼命返回家乡 有人偏要留在远方?
2018-02-28 04:1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
  ,“禁讨”,表面上看起来有点冷漠,但这是必须的。如果这些乞讨人员真的由于无法才外出乞讨,那么,他们的家乡有责任。如果这些乞讨人员由于文化水平低,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的,当地部门应该帮他们补文化,帮助他们尽快找到适合的工作;如果家中有人生了大病,因病致贫的,可以通过补助、募款等让他们摆脱困难,通过发放最低生活保障金等,给他们最起码的生活保障;如果缺技术的,可以想办法帮他们补技术,缺资金的帮他们找资金,缺项目的帮他们找项目,从而摘掉贫困的帽子。如果是好吃懒做想通过乞讨,应该进行引导和打击。日前,由天津市北辰区人民主办的2017ESVC京津冀硅谷协同创新发展峰会,在天津市北辰区万源龙顺庄园隆重举行。峰会现场,北辰区政策对接会、投资机构投融资对接会同步举行。相关部门负责人在现场和优秀创新创业项目对接天津北辰本地政策,招商引资,吸引优秀项目落户北辰。佛山日报讯 记者郑恒报道:已举办三天的第四届广东(佛山)安全食用农产品博览会暨佛山农业旅游博览会将于今日下午闭馆。主办方提醒,闭馆时间为今天下午5时,闭馆前20分钟观众将停止进场,市民请抓紧时间进场“扫货”。

  途遥远,车票难免,他们望而却步;时空疏离,亲情淡漠,他们与家乡渐行渐远;而七姑八婆的连连追问,也让他们望而生畏。

  这是一种新现象,但并未成为主流。想回家的人,宁可骑摩托,跨越几个省,饱经雨雪风霜,也要回家。他们想念故乡的人,故乡的风物,以及故乡的味道。

  有人想家人团聚围炉夜话,有人不回“春节大逃亡”,多元之相,即是世态。

  巧合的是,今年过年,沸腾君的两位同事,两人就为过年回不回家的问题吵起来了,为此还大摆龙门阵,各自列出了不回家或回家过年的N大理由~

  过年回家,来回费要花钱,置办年货要花钱,给小孩子包红包要花钱……处处要花钱。

  走亲戚,可不能“甩着十个胡萝卜去”,随便买点水果、买点牛奶,一两百就花出去了。

  家里亲戚多的,兜里不揣上几千块钱,更不敢回家过年。与其回家撑面子,不如在城里安安静静过个年。

  以前,30岁不结婚就是“困难户”;现在,35岁、40岁不结婚的也不在少数。

  传统讲“不孝有三、无后为大”。不管你平时在单位做得多么风生水起,不管单身贵族的日子过得多么逍遥自在。到了年关,没辙,就得回家乖乖婚。

  躲在大城市里看剧;买张机票游历大好河山;心情不爽了,远走高飞到国外。

  “过年怎么回来的?”“开车”“什么车”“现代……”“喔,我们儿子开的是奥迪”“……”

  传统社会,讲究锦衣不夜行。特别是过年这样的大事,只要在外面混得好,大都会欢天喜地、挈妇将雏回家过年。

  民间流传“腊月忙,忙腊月,进了腊月就是年”的俗语,整个正月也大都在走亲戚中度过,混得不好,怎么走?

  混得不好的人,其实也会自觉乡党,缩在家里,能不见则不见。如此一来,还不如呆在城市,什么也不用想。

  而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人们离土离乡、进入城市,传统法社会的价值观与风俗,也在一步步弱化。

  家里有的,城市里也有,再不济可以去郊区;跟父母不能团圆?我可以把他们接到我这里来;吃不到家乡饭?别傻了,淘宝上一搜一堆;见不到老朋友?人生漫长,总有机会。

  不愿回家过年,说白了,是社会的发展,为人们提供了更多选择;而熟人社会的坍塌,也加剧了离心力。而这不过是城市化进程的必然现象,而且这种观念将不断强化。(文/小二)

  唯有回家,吃饭才变成一件无比重要的活动。鲜香麻辣的香肠、金黄诱人的年糕、热气腾腾的饺子,每一年春节,都是一部“舌尖上的我家”。

  “上个月房租扣3000,聚餐5次AA了800,在同事推荐下入手一套化妆品1200,拔草了一个包包1000……”

  领了年终回到家,钱才真正成了钱,我惊讶地发现钱的购买力竟然这么强。以往只舍得论个买的水果,可以整箱搬回家;逛个集市,可以地试穿而不是先看价签;下馆子,可以点爱吃的而不是实惠的。

  “出来聚一下吧,我订了,等一下开车顺道去你家去接你,吃完饭再给你送回来。”回家过年,与儿时的伙伴、曾经的同窗相聚变得简单。

  相聚简单,聊天也简单,不用担心自己的普通话被人笑话和模仿,话题也不用再围着学区房、摇车号、比收入打转。儿时的感情,就是“感情”而已。

  当然,过年还可能会遇到前男友、前女友,那种既向往又忐忑的心情,也许你已经许久没有感受过了。虽然两人都默契地绝口不提当年的“山楂树之恋”,但过往的点滴仍会在内心最深处,掀起一阵波澜。

  可一旦回到家,那个在公司、在餐厅、在商场、在火车站时刻凹造型的“城里人”立即被关在了门外,甩掉高跟鞋,脱下紧身裤,穿上秋裤、棉袄,卸了妆,一切都以舒适和保暖为标准。

  有多少人在外工作时,把自己武装得像个战士。生病了自己去医院,等检查结果的那些天简直不得求死无门;被骂的时候故作淡定、一笑了之,回到出租屋默默哭半宿;明明一个月里几乎天天加班,甚至周末无休,却告诉爸妈:“这个月我的工资又涨了”。

  过年回家,意味着与辛作、孤独生活暂时“熔断”,战斗中止,卸下盔甲。关掉闹钟和记事本,忽略钉钉和工作群,心无旁骛地休息。

  时代的列车呼啸而过,让我们变得、,我们正在和传统产生更多的龃龉,我们和故乡渐行渐远,我们与父母也鲜有共同话题。

  但终究这一切都不住回家的脚步。因为家里有一整个腊月都在为你准备美食的妈妈,有为了给你买房还在“拼老命”的爸爸;有永远都觉得你太瘦,自己却越来越瘦的奶奶,有藏着小学日记本的书桌,有充满阳光味道的被子,有熟悉的街道,有发小、有记忆中的一切……(文/思凝)

  对想回家的人来说,没有什么能够,他对家的向往;对不想回家的人来说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  但每一种选择都值得尊重。在一个多元的社会,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,过年亦是。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offourwall.com 版权所有